然而

2016-12-04 04:32

  敬忠曾经告知妻子:我从小不爱慕别人吃什么或者穿什么,我只羡慕他们有爸爸。当前我要当一个好爸爸,要陪同着小柏瀚长大,不能让他像我一样……现在,他却就此从孩子的世界途经,孩子太小,小到都不必定能记不住他……

  然而,小柏瀚不清楚为什么要守住这个盒子,一守就守了三天,爸爸不是只在里面睡觉么?他几回跑到爸爸的共事眼前,定定地看着这些叔叔们一言不发,后来时光过了好长好长,长到他也不断定爸爸不在这个盒子里睡觉了,才怯生生地问:叔叔,你们都回来了,为什么我爸爸还没回来呀?他什么时候回来?叔叔告诉他:你爸爸回来了,他困了,在箱子里睡觉呢?柏瀚乖,让爸爸多睡会。他似懂非懂地点拍板,而后跑到棺木前指着一排排的花圈,小声的说:爸爸,你看这么多的花花都是给你的,快起来了,不要睡了,走,咱们回家……

  还记得小柏瀚诞生时,那是2013年的秋天,当医生把小柏瀚递到敬忠手上的时候,他双手颤抖地接过孩子一个劲傻笑,那天晚上清晨两点多钟,忽然醒过来的岳母看见敬忠半蹲半跪在婴儿车前,借着幽微的灯光一直看着孩子傻笑,岳母问他:敬忠,你怎么了?他说:没事,妈,你睡吧!妻子听到声音醒来看见他傻傻地看着孩子,刚想问什么,就听他喃喃自语地说:就是想看,还想再看,他太美丽了。然后再也不说一句话,始终对着酣睡的孩子傻笑!

  他悄声地告诉对前来照料他的彭阿姨:警察阿姨,我好想变成奥特曼,这样我就能够把我爸爸救出来,还要把我妈妈也救出来。一句话,击碎了所有战友的心,顺着孩子指的方向,大家只看见敬忠悄悄地躺着,妻子小刀哭倒在他灵前,任上前搀扶的人怎么也扶持不起来。